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催眠小琪
催眠小琪

催眠小琪

「你做不到的。」小琪挑衅的说着。

 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日午后,我和我的女朋友在家裡閒晃着,我们在泳池旁天南地北的聊着,然后,就聊到了这个话题。

  「我才不相信你能催眠我。」她有着一头长而笔直的秀髮,大约162公分的身高,穿着轻便的背心和热裤,其实我们现在还只是朋友,可以我心裡早已经把她当作我的女朋友了,当然,我从来没有对她提过这件事。

  我父母几天前出国去了,而我妹不知道去朋友家参加派对还是什麽的,总之现在家裡只有我们两个人,而且我家非常的宽敞,无论在房裡怎麽鬼吼鬼叫也不会有邻居过来关切的。

  小琪长的算是相当的漂亮,而且她一点也没有其他女孩子的那种骄纵,在我眼裡,她总是那麽的安静而羞涩。

  「我敢跟你打赌,如果你失败了,我要你在这个泳池裸泳。」通常我不喜欢和别人打赌或接受什麽挑战,但是这次不同,我研究催眠术好几年了,我总是不时的幻想着,能够真正的操纵一个人的意识是怎样的感觉,当然,想像和真正去做是不一样的。

  她在泳池旁的一张凉椅坐了下来,对我神秘兮兮的笑着,「怎麽样,你敢吗?」

  我当然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,「没问题啊,」我回答她,「不过我们先回到房子裡,这裡实在太热了点。」小琪想了一会儿便答应了,然后我们决定到我房间来进行。

  我要她脱掉鞋袜,让她在床上躺着,然后我找了两个枕头给她垫着,让她可以比较轻鬆的看到我,这时我的内心感到兴奋不已,竟然能有这样的机会,在这样舒适的环境,而她就躺在那裡被我催眠,可是我却想到,虽然我读过那麽多有关催眠的资料,虽然我看过那麽多催眠表演,可是我却从未仔细的想过怎麽开始催眠一个人。

  我在心裡不断的想着曾经看过的方法,最开始,我一定要让她放鬆。

  「快点啦,我已经准备好了。」她转着眼珠催我。

  「好吧,」我做了一个深呼吸,「先闭上妳的眼睛。」她大概还不相信我能催眠她,所以完全配合着我,她闭上双眼,两隻手叠在肚子上方。

  接着我让她做了几次深呼吸,然后慢慢的靠近她,准备开始对她进行催眠。

  「轻鬆的躺着,注意着自己的呼吸,」我在她耳边说道,「我要妳去想像一件事情,妳能不能想像着妳呼吸的气流划过妳的指尖,或许有点困难,但是我要妳这样想像着,去感受妳呼吸的每一口气都划过了妳的指尖。」我停了一阵子,让她有充足的时间去酝酿这种感觉,然后继续说道,「想像着空气在妳的指尖上流动着,慢慢的,当空气划过妳的掌心时,也许妳会感到有点酥麻的快感,接着我要妳想像着这种感觉蔓延到了妳的手臂,到了妳的肩膀,感受这股温暖的感受包围着妳的双手、妳的肩膀。」我看到小琪的双手有点微微的颤动,手指还紧紧的密合着,「当妳感受到那种酥麻,感受到温暖的空气流过妳的双手,妳一定会注意到,它让妳双手的肌肉变的温暖而鬆弛,妳感到相当的放鬆,全身懒洋洋的,妳只需要想像,想像着空气在妳的手上流动着,让妳感到相当的放鬆,去感受空气给妳的感觉,让妳的双手完全的放鬆,深深的呼吸,感受着空气的流动,完全的放鬆妳的双手。」

  她的双手那微微的颤动已经完全消失了,看来似乎真的相当的鬆弛,随着呼吸的节奏上下起伏着。

  又过了几秒钟我才继续说道,「当妳感到那股舒服的微风放鬆了妳的双手、妳的肩膀,也许妳又会感受到那股酥麻的快感,就在妳的前臂,那种感觉从那裡蔓延到妳的身体,穿越妳的腹部、妳的臀部,又蔓延到妳的大腿,一直沿伸道妳的膝盖、妳的小腿,慢慢的扩散开来,我要妳去感受它,慢慢的扩散到妳的脚踝、妳的脚掌。」

  我顿了一下继续说着,「妳会发现这样的想像是多麽的舒服而容易,只要妳吐一口气,妳就可以感到妳的全身浸淫在那温暖的微风中,就是这麽样的容易,妳不需要有任何压力,只有用着自己的节奏呼吸,然后舒服的感受着这一切,每当妳做一次呼吸、每当我说一个字,妳都会发现自己更加、更加的放鬆。」

  我看了看小琪的脸,她的嘴唇鬆弛着微微张着,我想我可能成功了,但是我实在不敢确定她是不是假装的,所以我想继续加深她的催眠。

  「很好,小琪,每当妳做一次呼吸,每当我说一个字,妳都会发现自己更加、更加的放鬆,当妳愈来愈放鬆,妳会发现妳的头深深的陷进了枕头,每当妳更放鬆一点,妳就会发现自己更深的陷了进去,妳的脚也一样,当妳这麽想着,妳会发现自己完全陷了下去。」

  「妳现在能想到的只有放鬆,就像是洗完澡后躺在自己的床上,深深的陷进这个温暖的床垫,让它完全的包围妳,感觉相当的平静、安全,每当妳做一次呼吸,每当我说一个字,那种舒服、慰藉而安全的感觉就会更加的强烈,感受着那股温暖的微风流过妳的手、妳的肩膀,一直到妳的整个身体。」小琪的呼吸变的相当的缓慢,我在一旁看着这样的她好一阵子,内心不禁讚叹着,她睡着的样子实在太美了。

  接着我让小琪想像她站在一个阶梯的顶端,我要她想像自己每走向下走一阶,就会进入更深一点的催眠状态,当我们几乎快到达底部的时候,我注意到小琪的脸有点些微的泛红了起来。

  我相信我已经成功的催眠了她,但是该怎麽确定呢?我用眼神扫过她那完全放鬆的身体,然后我注意到她的脚,我知道平常她是非常怕别人给她搔痒的,我想,如果说她是假装的,一定会因为受不了而醒过来的。

  我慢慢的拿起了她的脚,然后用手指轻轻的在她的脚掌来回滑动着,我仔细的观察她的脸部,果然她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,然后我更用力的骚她的痒,小琪还是没有任何反应,我终于才放下了她的脚。

  「喔,天啊...」我实在有点不太敢相信,我真的催眠了她,我感到我的心脏狂跳着,脑筋几乎无法思考,在经过了这麽多年的幻想,我终于真正的催眠了一个人。

  我的肾上腺素狂冲,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,但是脑海裡却不断出现一个声音来提醒我催眠的不变法则,「你无法用催眠强迫一个人做出违反他的道德和意愿的事。」

  可是我也记得的,我一直认为这个法则其实是有漏洞的,「如果你让受催眠者相信他所做的事是合理的,那麽他就会去执行。」我知道,如果我想要她脱去衣服,我绝对不能直接命令她脱去衣服,因为如果她是清醒的,她绝对不会愿意这麽做,她还可能会因此从催眠状态中突然清醒过来。

  该怎麽做呢?我在脑海裡不断的转着,我该使用怎麽样的建议?或许我可以让她感到双手失去了控制,不知不觉的脱去自己的衣服,又或许我可以让她认为自己正要去洗澡,还是说我可以让她相信我们在玩脱衣大老二,我一定要仔细的想好每个步骤,在今天之前,我根本从来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机会,在我对她做任何建议之前,我一定要仔细考虑好才行。

  我记得我还学过一件事,「潜意识是很单纯的,就像海绵一样,它会吸收所有外来的资讯,每一个字、每一个细节,所以催眠师一定要小心自己的用语。」

  我决定给她玩脱衣扑克的建议,我让她相信她正在和其他人玩这个游戏,而且她总是输的那一方,但是在我喊停之前,她会毫不犹豫的玩下去。

  她开始在自己的想像中玩了好几局,当然她永远也拿不到胜利,她先是脱去了背心,然后脱去了短裤,因为之前游泳,她裡面穿着三点式的泳衣,不一会儿,她将泳衣也脱个精光,这时我建议她回到催眠状态,她就这样服从的站在我面前,紧闭着双眼,全身一丝不挂,她绝对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。

  我静静的欣赏着她,想看到她美丽的眼珠,「妳会张开双眼,但继续留在催眠状态,除非我对妳说话,否则妳不会看到我。」突然我又想到一件事,「必要的时候妳可以眨眨眼,但是妳还是只凝视着前方。」她很快张开了眼睛,双眼无神的凝视着前方。

  我在她面前挥了挥手,她当然没有任何的反应,这个美丽的女孩真的完全被我控制着,我想到了很多网路上看来的画面,迫不及待的想尝试。

  「跪下去。」她立刻将膝盖一屈,跪到了地上,身体呈现了L型。

  「妳的两个手腕上都被绑着一条线,线的另一端是一大群的气球,妳会发现妳的双手愈来愈轻...愈来愈轻...妳的双手开始向空中飘去,感到双手飘向了空中。」她的手慢慢的向上扬了起来,愈来愈高,一直到她的双手都笔直的向上举着。

  「绑着气球的那条线从妳的手腕上消失了,但是妳的手会停留在原处,就像两条被焊在那裡的钢筋,即使妳想妳也无法放下双手,妳可以试试看,但是妳一点也无法移动妳的手臂。」我看见小琪的表情些微的扭曲着,她努力的想放下自己的手,但是一点用也没有。

  「妳可以不用试了。」她的表情立刻回到原本的鬆弛,接着我让她尽可能的张开自己的双腿,但继续维持着跪姿。

  「妳觉得现在这样的动作相当的舒服,让妳非常的放鬆,所以妳现在完全不想再移动自己的身体。」我看见小琪的表情愈来愈放鬆,脸部肌肉完全鬆弛了下来。

  「妳是一座凋像,一座美丽而高贵的凋像,妳的美丽胜过一切,妳是人们心目中的女神。」我停了下来,让她好好吸收这些建议。

  「所有的人都很钦羡妳的美貌,大家都喜欢凝视着妳美丽的胴体,」我吸了一口气,「但是妳并不是一般的凋像,妳是独一无二、与众不同的,妳有自己的感觉,」我继续补充着说到,「妳是最特别的,妳可以感受到人们的触碰,妳可以感受到冷热,妳会感受到痛楚或快乐,妳的身体非常敏感,妳很渴望有人抚摸妳,但是一直没人这样做,妳希望有人抚摸妳吗?妳可以告诉我妳心裡的想法,因为我是妳的创造者。」

  她非常含煳的说着,「希望。」

  「妳希望我抚摸妳吗?」

  她又含煳的回答着,「希望。」

  「我离妳愈来愈近了,妳感到相当的平静而放鬆,妳是一座凋像,但是妳可以将情绪表达在脸上。」我在她身边跪了下来,轻轻的将手指放在她的脚掌上,「求我抚摸妳。」

  「求求你...快抚摸我...」太好了,她都做这样的要求了。

  「妳感受到我的碰触了吗?」我开始在她的脚掌上划着圈圈,她格格的笑着。

  「记住,当妳被碰触时,妳会变得愈来愈敏感,」因为我的建议,她的笑声愈来愈夸张,接着我又用指甲轻刺她的脚掌,她突然尖声叫了一下,我又试了几次,她的反应让我感到相当兴奋,几分钟后我停了下来,但是她还是继续吃吃的笑着。

  我继续加强着我给她的建议,她是个凋像、完全不能动弹,然后我将手放在她纤细而平滑的腰身,我告诉她,碰到她的不是我的手,而是柔软、轻盈的羽毛,然后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腰,抚摸她的腹部,轻轻的压着她的肚脐,每当我一碰到她,她就歇斯底里的笑个不停。

  接着我搓揉着她的腰际,慢慢的向上游移着,按摩了她每一根肋骨,我将动作放的很慢,欣赏着她的笑声,然后我看看她的脸,她脸上佈满了汗水,几乎呈现一个已经僵住的笑容,但看来又相当的轻鬆而甜美。

  「妳害怕腋下被搔痒吗?」我问着,当然我早知道答桉。

  「怕。」她边笑边说着。

  「妳会发现妳的胳肢窝比平常更加的敏感,敏感两倍...三倍...四倍,每过一秒,妳就会觉得那裡更加敏感、更怕痒。」然后,我用手指轻轻点了一下她的腋窝,她突然大叫了一下。

  接下来我将另一隻手也贴近她的腋下,她无法自己的疯狂笑着,但身体一点也不能动弹,我真不敢相信,我只用了两根手指,而且甚至没有移动,竟然就让她笑成这样。

  我缩回了手,又过了几分钟,她的笑声才慢慢停止,我等着她完全冷静下来,然后我用鼻子凑近她的胳肢窝,她又开始发狂似的笑了起来,我一边用手指在她的乳头旁划着圈圈,除了笑声之外,她更发出了呻吟,我再将头抬了回来。

  「妳喜欢这样吗?」我问她,她没有回答,我想她大概是已经笑到失去了理智,所以无法理解我的问题。

  我不断的挑逗她的乳头,而她也持续的呻吟着,然后,我又将手指刺入她的胳肢窝,她的呻吟立刻变成了尖叫,最后我终于停了下来,她还继续笑了好一阵子才冷静下来,我看到她浑身佈满了汗水,眼睛旁还有流过泪的痕迹。

  我解除了让她认为自己是凋像的建议,让她躺回到床上,她又变得完全的放鬆着,均匀而缓慢的呼吸,看来似乎陷入了更深层的催眠。

  然后我又想到了新的主意,我搬动她的手和脚,让她像个大字的展开身躯,然后我让她相信自己的四肢被很紧的绑住,无论她怎麽努力也无法移动,我还给她建议让她看不见我,她可以听到我,但是看不到我。

  最后我要确定我随时可以用催眠来控制她,我建议她,每当她听到我弹手指两次,就会立刻陷入催眠状态,而且会比之前更加的深沉,然后听到我拍三下手,就会清醒过来。

  我让所有的建议都深深烙进她的潜意识,当我认为一切都相当周全后,我才拍了三下手,让她清醒过来。

  小琪慢慢张开了眼睛,「这是...」她看了看她的手腕,又抬起起头看着她的脚踝,看来催眠指令确实有效,当然她也注意到自己没穿衣服,她身上的衣服散落在房间的四处,她试着观察着房间,很显然的,她并没有发现我的存在,当她的眼神扫过我的时候,就像什麽也没看见一样。

  「喂!这是什麽回事?!」她大声叫着。

  「我在这裡。」我回答她。她四处看了看,表情显得相当的疑惑。

  「你在哪裡?」她又问着,我没有回答她,只是慢慢的走到她的脚边,然后将手指靠近她的脚底。

  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,然后我突然开始搔她的痒,我用指甲不断的在她的脚掌上滑动着,尽可能的轻触着她,她突然变发狂的大笑着,拚命的扭动着身躯,不断的叫着停止,可是她完全无法移动自己的四肢,也根本看不到任何人。

  我又想到更有趣的事情,我建议她她全身最敏感的地方就是臀部,只要稍微碰到,就会兴奋不已,然后她突然像是剧烈的高潮一般,大声的呻吟着,她想离开床上,但是四肢都被她想像中的绳索紧缚着,只能稍微举起臀部擭得一点点小小的空隙。

  虽然她一直哀求着要我停止,但我完全不理会她,我还更继续骚着她的脚底、她的腰际、她的腋下,突然她尖叫了一声像是得到了高潮般的昏死过去,像个洋娃娃般无力的摊在床上,手脚还停留在原本的位置。

  我静静的欣赏着她,然后我弹了两下手指,在确定她回到了催眠状态之后,我告诉她她不会记得催眠中发生了任何事情,她会觉得我根本没有催眠她,也无法催眠她,我还让她改变刚刚的赌注,如果我无法催眠她,那麽她就要在我家的泳池裸泳,我让她认为这是很有道理的,她不会觉得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。

  最后我让她穿上衣服,确定她接受了我给她的所有建议,然后便拍了三次手让她清醒过来,她看来有点弄不清状况,还在等着让我催眠。

  「唉,算了啦,」我装作一附很沮丧的样子,「我没有办法催眠妳。」她胜利般调皮的对我笑着。

  「我早知道你不行,哈哈,这代表你打赌输了吧。」她拉着我的手把我带到泳池旁,「那麽我要裸泳了喔!」她很快的脱去了衣服,扑通一声就跳了下去,一点犹豫也没有。

  我随后也穿着泳裤跳下泳池,真不敢相信我竟然真的彻底催眠了她,我从她身后偷袭她,用手指戳了一下她的腰际,她吓了一跳往后缩去。

  「别这样!」她尖叫着,我就站着,看她会不会对我以牙还牙,但是她什麽也没做。

  看到所有的催眠效果都如此的显着,我实在等不急下一次的尝试,我知道未来我一定还有很多机会。

  今晚一定可以做个好梦,我心裡想着。

  【完】